媒体专访 | 董事长朱晔:如果不出海,相当于放弃连接全球用户的机会

作者:admin类别:行业动态时间:2017-01-20 13:46

  “中国的企业一定要关注海外市场,今年肯定有一个连接全球用户的机会,如果不出海的话,相当于你自动放弃这个机会。”谈到刚刚被证监会无条件批准通过的41.5亿定增方式时,朱晔的语气开始兴奋起来。

 

119日,在天神娱乐的总部,朱晔接受了时代周报记者的独家专访。在专访开始前,他正玩着天神娱乐近期出品的新游戏《封神英雄榜》—通常游戏公司的老板,往往就是一名资深玩家,这一点朱晔也不例外。

 

朱晔可谓是近年国内互联网的新贵。2014年他的天神娱乐以借壳的方式登陆资本市场,公司股价走出了一轮波澜壮阔的行情。这家以页游起家的游戏公司,在朱晔的带领下完成了多起重要并购,成功转型为以游戏为主体,影视和广告双翼齐飞的互联网巨头。

 

毫无疑问,朱晔已经成为国内互联网公司不可忽视的新势力。以目前天神娱乐240亿元市值计算,朱晔的身家已达到38.4亿元,在近年的胡润IT富豪榜上名列31位。

 

去年以高价拍下巴菲特的午宴后,朱晔被视作是巴菲特的中国门徒。在专访中,他剖析了天神娱乐的投资逻辑,那就是坚持“价值投资”和“设定边界”,与主业不相关的业务不涉足。在布局影业和广告业务后,朱晔表示,天神娱乐的下一个目标将是金融、教育、医疗等新蓝海。

 

为出海铺路

 

时代周报:幻想悦游和合润传媒的收购案刚刚得到了证监会的无条件通过,在天神娱乐的业务体系里,它们有着怎样的作用?

 

朱晔:我认为,中国游戏产业的机遇还是在海外,这是天神娱乐收购幻想悦游的核心原因。幻想悦游已经成为中国在海外页游领域里做得最好的公司,它一天可以获取8万到10万的中国用户,这就是它现在平台的能力。那我们也相信,幻想悦游在海外市场也同样具备这样的能力。

 

至于合润传媒,它是国内第三家获得国际认可的广告公司。从价值投资的角度来看,与思美传媒接近一百亿元的估值相比,合润传媒的净利润不比它差,而我们只是花了7个亿就把它拿下。我们一直遵循价值策略,天神娱乐并不是花特别贵的价格去买一个公司,从过去到现在所收购的项目,至少都是细分领域的第一名。

 

时代周报:天神娱乐为什么要选择出海?

 

朱晔:今天在国内游戏的市场里,腾讯基本上占据了整个市场将近六成。从流量和用户的角度来说,国内市场是相对垄断的,剩下所有厂家在抢夺40%的市场份额。过去我们所看到的,在端游时代,不管是盛大、完美,还是搜狐畅游,它们都不会把产品给腾讯分发。但是今天,手游市场里他们的大IP产品全都交给了腾讯。这也验证了我刚才说的情况,其实用户流量上腾讯已经占据将近六成,甚至更大的比例。

 

时代周报:对于国内的游戏厂商来说,出海是否还有机会?

 

朱晔:基于市场相对封闭和IP这两个核心问题,我认为今天中国游戏厂商的机会在海外,而且海外的确有相对大的机会。例如Supercell,虽然它只是一家小公司,只做了四款游戏,但一年就赚了10亿美元。其实Supercell被收购的时候,好多家企业都愿意竞标,但对方最后还是卖给腾讯。当初我们也去谈过,Supercell回应的理由是不卖给游戏企业。当然腾讯是国内最大的游戏公司,但同时也是最大的用户平台。

 

海外市场和中国市场的区别在于,平台方不做内容,只做平台,而且它们只占30%的营收,剩下的70%是给到研发和发行环节。这一点在中国完全不一样,国内你能拿到30%就不错了。中国的企业一定要关注海外市场,今年肯定有一个连接全球用户的机会,如果不出海的话,相当于你自动放弃这个机会。

 

影视业务或独立上市

 

时代周报:今年天神娱乐在影视行业的布局也相当丰富,先是去年曾收购了儒意影业49%的股权,今年又投资了微影时代,天神在影业领域的进攻策略是什么?

 

朱晔:我们对整个娱乐影视行业的思考,最核心的问题还是IP。能不能制造IP,并且很好地管理这个IP,这是天神娱乐的核心思考。在整个行业里,我们投资人首先考虑的是这个行业的底层逻辑是什么,它的稀缺资源是什么。在影视行业里,底层的稀缺资源首先就是IP,其次是有没有好的演员艺人、制片人和制作团队。但是在这四项里,除了IP是死的,其余三项都是活的,人为的因素太多,而且一个比一个不好管。

 

从天神娱乐的策略角度来说,我们主要专注在IP上的积累,后面三项可以投资或者合作,与第三方一起分享利润,这是我们做影视的思路。但我希望天神还是做互联网企业,如果影视业务做得好,还是希望它能够独立上市的。

 

时代周报:所以未来天神的主营业务仍然集中在游戏和广告上?

 

朱晔:未来我们还是集中在互联网业务这一块,我觉得有些(项目)不是我们真正想要的。例如影视行业,它的最大的价值是品牌价值。比如说你拍过什么电视剧,大家都知道,但是你做过什么游戏,别人可能不知道,这就是品牌的影响力。虽然天神娱乐可能不投最多的钱,但是影视的品牌价值是给到天神的。

 

时代周报:前段时间天神娱乐宣布放弃投资百度视频,也是出于这样的考虑?

 

朱晔:是的。其实好多东西我们想清楚了,就做;没想清楚,就不做。因为我们的资金不是无限的,一定是好钢用到刀刃上。

 

时代周报:今年电影票房同比去年下滑了不少,影视行业是否开始进入退潮期?

 

朱晔:影视行业是个名利场,非常容易让人脑子发热。作品一旦成功,全中国人民都知道,这就是最大的名利场。今年电影票房出现滑坡,有一部分原因是题材不够新鲜,用户对电影的质量要求越来越高,其中口碑传播起到了巨大的作用。另外是用户的时间越来越碎片化,各种各样的娱乐方式都在抢占用户的时间,电影的空间自然就被压缩了。

 

这也是为什么我说影视业务要独立运作,这个行业风险还是很大的。其实影视行业里,我不认为赚钱的公司有那么多,电影是整个影视行业里皇冠上的明珠,不是你想采就能采。目前我们所能看到的票房排名靠前的电影,大部分还是由老牌的电影公司制作,而不是新晋的影视公司。

 

或收购金融牌照

 

时代周报:未来天神娱乐会在哪些方面加大投资和布局?

 

朱晔:我们希望能找到消费升级领域的项目,像教育、金融、医疗等,消费升级实际上是说你需要获得更好的教育资源或者医疗资源。今天的中国医疗环境太差了,所以我们思考该怎么更好地改善中国的医疗服务环境;金融领域最重要的是能不能建立起风控体系,它的核心是和业务相关联的金融体系,在业务数据支撑下,公司可以去做风控,形成良好的效益。牌照是金融领域的核心问题,但我们不强求收购牌照,一切随缘。

 

时代周报:怎么看VR技术在游戏和影视上的前景?

 

朱晔:最近我去美国,就特意去了一趟Facebook,尝试了一下Oculus。当时我眼前出现了一只大狗在喘着气,音响在耳边,感觉挺恐怖的。如果只有视觉还好,但是再加上声音,它就像站在你面前,把嘴张开一样,我觉得这个沉浸感有点太强了。

 

时代周报:这种强烈的沉浸感对游戏体验会产生什么影响?

 

朱晔:因为它过强的沉浸感,我判断游戏的时间不能很长,这会导致游戏盈利的方式有所不同。目前大部分还是让用户免费玩,在他们玩的过程中,随着时间的推移实现用户付费。但如果沉浸感如此之强,用户不能玩时间那么长,就有点变成游乐设施了。

 

时代周报:您认为目前国内的VR技术如何?像暴风魔镜等有没有机会?

 

朱晔:就我自己个人,我觉得索尼的机会比较强,首先传统的游戏厂商本来在视效体验上就是做到极强的;其次由于人的时间都是碎片化,那所有的虚设的都是围绕着某一个场景展开的。你可能移动中玩手游,看新闻,但如果是VR的话,就一定是在客厅里面。从这个角度来说,家庭游戏场景恰恰是索尼所擅长的,它拥有着大量的游戏内容资源,能够让用户去体验那种全新的VR世界。除了Facebook和索尼,我看微软的Xbox也有机会。

分享: